楚天金报讯 □文图/本报记者周萍英 实习生陈晶

  宁彦超

  哎哟,我年终奖要是只发八千块,那不得跳楼呀

  朱礼

  额~中国话说得蛮好咧,哪个国家滴

  “一觉醒来,我在美拍上的粉丝从两个涨到了6000人,有上千条消息等着我回复,其中有些朋友远在美国、法国、非洲。”2015年11月的一天,刚从睡梦中醒来的非洲小伙朱礼拿起手机,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做互联网传播力量。

  随着短视频制作工具逐渐成熟,短视频制作的门槛也越来越低,很多人开始录制小视频或者干脆视频直播,来分享自己的生活。而其中一些优质内容的生产者还以此吸引投资和广告商,将人气流量变现。近日,火爆一时的“网红”papi酱就获得了1200万的投资,由此也可以看出,快速发展的短视频将成为下一个投资风口。

  黑人小伙

  讲一口地道武汉话

  单条视频点赞上万

  “师傅,我想去华中师范大学。”、“这里有一个黑人,讲的外国话我听不懂。”这个《武汉黑人司机》视频2015年在微博上广为传播,视频中的武汉司机和打车的学生都是由一位长居武汉的黑人小伙朱礼扮演,搞笑的是,对话都是说的武汉话,配上朱礼搞怪的表情,让人看起来忍俊不禁。当身边的朋友纷纷奇怪一个外国人是怎么把武汉话说得这么流畅的时候,朱礼笑道:“我不仅会说,而且说的是具有老武汉特色的地道武汉话,汉口武昌的口音我也能区分出来。”

  原来,这位武汉理工大学在读留学生,从小对语言就十分敏感,掌握了英语、法语、葡萄牙语等几种语言;来到武汉以后,武汉话的直爽让他觉得十分有味,于是在和本地同学的交谈中,慢慢学会了武汉方言。此外,朱礼对表演也十分热爱。“我在学校最喜欢的事就是站在讲台上为同学们讲笑话,所以同学们对我的印象就是一个‘搞笑的人’。”为了给同学们表演脱口秀,朱礼基本上每天都会想好几个段子,其中大多是讲述外国留学生在武汉可能会遇到的趣事。这些表演创意的积累,也为后来朱礼拍摄搞笑视频打下了基础。

  “以前在法国生活,我是一个偏内向的人,因为法国人习惯彼此保持距离。”对于朱礼来说,在中国的生活简直就是“如鱼得水”,朋友之间亲密无间的交流以及生活中遇到的趣事让朱礼有了把这些好玩的事情拍出来的想法。两年的时间里,他在YouTube上学习别人的视频拍摄教学课程,反反复复地学习剪辑、打光、镜头切换等知识,并且开始尝试拍摄自己的第一个视频。

  在美拍上发出自己第一个视频以后,两个星期过去了只有十个人看,仅收到两个赞。朱礼有点失望,不过他没有就此打住,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内,他坚持每天都拍摄一个搞笑视频,在美拍平台和自己的微信群里发。刚开始有人在微信群中骂他“傻子”,并且把他踢出群,而他的想法是“只要有一个人喜欢看,我都愿意拍下去”。终于,在一天晚上,他把武汉黑人司机的视频发出去之后,群里的人纷纷转发,微博上也有大V转发,他和他的视频就这样火了。

  “没想过通过这个红起来。”在那之后,朱礼觉得压力大了起来,粉丝渐渐多了,赞美与批评的声音就接踵而至。虽然听到过粉丝对他很不好的言论,但是朱礼依然“为喜欢我的人坚持拍”。现在,朱礼的美拍粉丝达到五万,微博上也有近两万粉丝,美拍上单条视频点赞数可以达到上万,在斗鱼的在线粉丝可以达到八万。面对许多闻名而至的广告商的合作要求,朱礼没有急着把巨大的流量变现,而是坚持自己的原创剧本。接下来,朱礼打算制定明确的工作流程表,将视频拍摄和粉丝互动结合起来,制作出更优质、更好玩的视频。